月份:2020年1月

yabo402-英超二十五轮莱切城VS切尔西莱切城状态回暖切尔西后防线低迷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upass4sure.com/,莱切

英超联赛剩余的比赛,已经不是很多了,这时候对于夺冠的球队来说,他们自然危机感很重。不过正是因为心理压力比较大,所以才会出现一些意外的场次。例如曼联队再次输球就是一个原因,其实本赛季曼联队的发挥一直不稳定,这点小编早就给大家专门发文章说过,曼联队的锋线由于更换了一些球员,这些球员在熟悉战术方面,就有一个很长的时间,因此现在的曼联队,大家不应该过于看好,或许下一个赛季曼联队会逐渐恢复过来,但是这需要一个过程。所以这个赛季曼联队的成绩不会太好,这是大家需要注意的一点。朋友们对于英超联赛的比赛情况,不是非常的了解,因此分析比赛难免出现一些失误,大家可以点击加我粉丝和关注,小编会给大家说出英超联赛的全部情况,希望朋友们能够多多支持小编,朋友们有问题,也可以留言给我。

这一轮的比赛会十分复杂,因为这一轮英超联赛对阵形势很有意思,强队战阵强队,弱队也是的相互较量,所以英超联赛这一轮,我们要提高警惕。现在给大家介绍的比赛是莱切城和切尔西,莱切斯特城发挥波动比较大,但是整体战绩依旧不俗,切尔西这支球队,防守能力一般,可是他们的进攻端,一直都有十分出色的表现,因为他们的实力,也很强悍。

莱切斯特城以往的整体水平,最多算是英超联赛的中上游球队,他们上一个赛季排名,不过是英超联赛的第九位,没有什么太好的表现。这个赛季莱切斯特城迎来了一些实力强悍的球员,最主要是的球队培养的一些年轻人有了很大的进步,莱切斯特城内部很团结,比赛中就能够看出这一点,他们防守阵型十分稳定,而且互相会保护侧翼,所以他们攻守兼备,表现不俗。

切尔西这几个赛季,目标就是获得英超联赛的冠军,他们也做出了很多球员方面的改变,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可是事与愿违,他们遇到了更加强悍的曼城队和利物浦队,所以切尔西每一个都徘徊在三、四名之间。切尔西拥有非常优秀的中前场,他们的中路攻击实力强大,同时右边路的球员,在反击的时候,拥有速度方面的优势,不过他们的防守不强。

莱切斯特城现在排名英超联赛的第三位,他们前面几轮比赛发挥不太好,导致曼城队超过了他们。上一轮比赛莱切斯特城终于恢复了强大的进攻能力,他们四比一击败了布伦特,让球队终于有缓过神来。球队的防守没有问题,后防线的球员一直都十分稳定,中前场球员格雷、乔杜里终于摆脱低迷的状态,他们开始有所发挥。

切尔西在上一轮比赛遇到了状态不好的阿森纳,这一场比赛两队都有进球,可是他们双方的后防线都表现糟糕。最终切尔西和阿森纳二比二平局结束比赛,切尔西依旧是英超联赛的第四名,不过他们和其他球队的差距在不断缩小。巴舒亚伊在进攻端表现出色,佩德罗也有很好的发挥,两个人在锋线表现积极,他们的状态很好,不过后防线的球员发挥一般。

现在来看切尔西进攻方面,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可是他们的防守是一个很大的隐忧。莱切斯特城经过上一轮比赛,整体的状态有所恢复,因此他们在自己的主场肯定会有所表现,个人分析莱切斯特城很可能一比零或者二比一击败切尔西。

yabox登录不了-阿斯顿维拉 VS 莱切城:莱切城客场取胜!

北京时间2020年1月29日凌晨3点45,阿斯顿维拉主场迎战莱切城。这次比赛是英联杯的半决赛的第二回合,上轮两队1-1战平,这场的胜者将晋级决赛,

阿斯顿维拉近期明显起势,自从输给曼城之后,他们随后两场比赛先是客场顽强逼平布莱顿,随后又在主场力克大黄蜂沃特福德,凭借这关键的4分,他们也得以暂时逃离降级区,这对士气的提升无疑是很大的。阿斯顿维拉硬实力有限,整体很能输,本赛季24场英超输掉13场,为英超第2多,即便近期不败对手但多为保级球队,打强队依然很差。阿斯顿维拉上轮英联杯虽然淘汰利物浦,但对手只是派出青训队,且该队3天后还有保级大战,球队赛程安排上很难照顾杯赛。伤缺方面,球队主力门将希顿,中场麦金,前锋韦斯利将会因伤缺席本场比赛。

莱斯特城阵容厚度有限,近期密集赛程下,明显出现后劲不足的迹象,近12场正赛只赢5场,且对手皆为弱旅或是低级别球队,而之前13场狂赢12场,胜率落差非常大。莱斯特城近期防线场比赛没有失球,其余的比赛合计丢了18球,场均丢球数达到2球,防线质量可谓断崖式下滑,要知道过去的15轮联赛他们才仅仅丢了6球而已。但是莱斯特城本赛季英超胜率高达63%,即便客场胜率也有58%,赢球能力非常不错。

交锋记录方面,两队在联赛杯的首回合交手中,阿斯顿维拉客场1-1逼平莱斯特城,此番回到主场,阿斯顿维拉抢占了先机。但是本赛季联赛中的对战中,阿斯顿维拉主场1-4惨败给了莱斯特城。

机构方面,初盘给出了莱斯特城半一盘,虽然目前经过了几次调整,但是莱斯特城半一盘的赔率依旧稳定,各大机构对于客队莱斯特城后期的支持依旧不错,这一点需要留意。

综合来看,两队实力对比上,莱斯特城要占据上风,而且阿斯顿维拉由于联赛要保级的缘故,本场比赛的战意肯定比不上莱斯特城,如此全面对比下,当然看好莱斯特城能够取胜晋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upass4sure.com/,莱切

yabo亚博微博-意甲:国际米兰平莱切

1月19日,国际米兰队球员劳塔罗·马丁内斯(中)在比赛中和莱切队球员奥尔科(左)、彼得里乔内拼抢。 当日,在2019-2020赛季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第20轮比赛中,国际米兰队客场以1比1战平莱切队。 新华社发(奥古斯托·卡萨索利摄)

1月19日,国际米兰队球员卢卡库(左)在比赛中和莱切队球员奥尔科拼抢。 当日,在2019-2020赛季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第20轮比赛中,国际米兰队客场以1比1战平莱切队。 新华社发(奥古斯托·卡萨索利摄)

1月19日,国际米兰队球员卢卡库(右二)在比赛中拼抢。 当日,在2019-2020赛季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第20轮比赛中,国际米兰队客场以1比1战平莱切队。 新华社发(奥古斯托·卡萨索利摄)

1月19日,国际米兰队球员卢卡库(右)在比赛中和莱切队守门员加布里埃尔拼抢。 当日,在2019-2020赛季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第20轮比赛中,国际米兰队客场以1比1战平莱切队。 新华社发(奥古斯托·卡萨索利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upass4sure.com/,莱切

亚博电竞娱乐平台-英联杯前瞻:阿斯顿维拉VS莱切斯特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upass4sure.com/,莱切

这是英联杯的半决赛次回合,双方在首回合的交锋只是1-1战成平手,但对两支队的影响却是完全不同的。对于维拉而言,能够在客场逼平英超排名第二的强队,无疑是一种士气上的极大鼓舞,尽管接下来球队在联赛被曼城6-1血洗,但维拉的精神并未被击垮,随后不仅客场顽强逼平了布莱顿,而且上轮在主场战胜了保级对手沃特福德,凭借这关键的4分,他们得以暂时逃离降级区,可以兼顾一下英联杯的半决赛。

反观莱切斯特城,自从经历了圣诞节的魔鬼赛程之后,状态就变得极其不稳定,期间的比赛竟然胜负各半,完全失去了昔日稳如泰山的模样。狐狸城首回合1-1战平维拉后,联赛竟然遭遇2连败,接连输给南安普敦和伯恩利,好在上轮英超4球大胜西汉姆联,足总杯又击败了布伦特福德。但不可否认的是,狐狸城的防线质量有了明显退步,过去的10场比赛仅完成2次零封。

再进一步就是决赛,两队战意应该没有问题。首回合双方1-1战平,联赛又是1胜1平,对于回到主场的阿斯顿维拉,人们忍不住会有所高看。纸面实力上显然莱切斯特城更强一些,但球队实力已有所退步,最近表现又是飘忽不定,对于这场杯赛能否正常发挥,让人心里没底。这种心理反倒不容易导致莱切斯特城聚热,外界开出客让0.75,从高指数调整至中高水平,考虑到目前欧洲平局数据偏高,此役是分胜负的节奏。维拉打平就晋级的希望恐怕要落空,既然如此,还是看好更强的莱切斯特城胜出。

yabo151-西班牙车手巴拉甘有几岁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upass4sure.com/,乌迪内斯

引入:卡佩罗(主教练,年薪425万欧元,签约3年,尤文图斯)、卡纳瓦罗(700万欧元,签约3年,尤文图斯)、埃莫森(1600万欧元,签约3年,尤文图斯)、范尼(1500万欧元,签约3年,曼联)、迪亚拉(2600万欧元,签约5年,里昂)、雷耶斯(租借1年+优先购买权)

离队:齐达内(退役)、索尔达多(租借一年,奥萨苏纳)、卡罗(主教练,解约,莱万特)、阿比罗阿(130万欧元,签约5年+未来三年转会50%收益,拉科)、胡拉多(300万欧元+回购权,签约4年)、波尔蒂略(租借,塔拉哥纳)、迪奥戈(租借,萨拉戈萨)、巴尔博亚(租借,桑坦德)、鲁本(租借,桑坦德)、迪奥戈(租借,萨拉戈萨)、巴勃罗-加西亚(租借,塞尔塔)、博尔哈(租借,巴拉多利德)、格拉维森(280万欧元,凯尔特人)、伍德盖特(租借,米德尔斯堡)、巴普蒂斯塔(租借,阿森纳)

引入:佩尼亚(400万欧元,签约4年,赫塔菲)、阿奎罗(2300万欧元,签约8年,阿根廷独立队)、泽-卡斯特罗(未透露,签约5年,科英布拉大学)、科斯蒂尼亚(自由加盟,签约2年,莫斯科迪纳摩)、塞塔里迪斯(600万欧元,签约4年,莫斯科迪纳摩)、阿吉雷(主教练,奥萨苏纳)、米格尔(30万欧元,签约5年,海格利斯)、米斯塔(420万欧元,签约4年,瓦伦西亚)、马尼切(900万欧元,签约3年,莫斯科迪纳莫)

转出:豪尔赫(塞尔塔)、科尔萨(桑坦德)、萨尼奥斯(巴拉多利德)、孔特拉、莫拉尔(赫塔菲)、皮诺拉(纽伦堡)、马内(阿尔梅里亚)、索萨(河床)、布劳里奥(萨拉曼卡)、托切(巴拉多利德)、奥尔蒂斯(埃济多)、凯日曼(500万欧元,费内巴切)、巴拉斯科(西班牙人)、穆桑帕(特拉布宗体育)、伊巴加萨(马洛卡)

引入:莫伦特斯(600万欧元,签约3年,利物浦)、德尔-奥尔诺(750万欧元,签约5年,切尔西)、席尔瓦(租借回归,赫塔菲)、加维兰(租借回归,赫塔菲)、塔瓦诺(800万欧元,恩波利)、华金(2500万欧元,贝蒂斯)

离队:卡波尼(退役,担任经理)、奥雷里奥(合同到期,利物浦)、科拉迪(150万欧元,曼城)、鲁菲特(解约,签约3年,西班牙人)、卡内拉(租借3年,本菲卡)、何塞-恩里克(300万欧元,签约5年,比利亚雷亚尔)、鲁兹(租借3年,塔拉哥纳)、埃斯托亚诺夫(租借1年,拉科)、艾马尔(1100万欧元,萨拉戈萨,签约4年)、迪瓦约(摩纳哥,自由离队)、加里多(自由离队,洛卡、签约1年)、费奥雷(未透露,都灵)、克鲁伊维特(自由离队,埃因霍温)

引入:古德约翰森(1200万欧元,签约4年,切尔西)、赞布罗塔(1400万欧元,签约4年,尤文图斯)、图拉姆(500万欧元,签约2年,尤文图斯)、内斯肯斯(助理教练,澳大利亚助理教练)

离队:马克西-洛佩斯(租借1年,马洛卡)、拉尔森(赫尔辛堡,合同到期离队)、加布里(阿贾克斯,合同到期离队)、奥斯卡-洛佩斯(20万欧元+10%未来转会收益,贝蒂斯)、罗德里(免费+优先回购权+30%未来转会收益,拉科)、马里奥-阿尔瓦雷斯(租借1年,维尔瓦)、腾卡特(助理教练,离职,阿贾克斯)、鲁斯图(费内巴切,未透露)、范博梅尔(600万欧元,拜仁慕尼黑)

引进:奥斯卡-洛佩斯(免费,巴萨)、达米亚(100万欧元,巴萨)、马尔多纳多(洛卡)、维加(洛卡)、罗梅罗(自由加盟,拉科)、瓦格尔(国际,250万欧元)、索比斯(1050万欧元,国际),奥东科(650万欧元,多特蒙德)、沃热尔(自由加盟,

转出:路易斯-费尔南德斯(桑坦德)、巴雷拉(马洛卡)、卡尼亚斯(阿尔卡里亚)、卡斯特里尼(帕尔马)、伊斯里尔(梅里达)、塔尔德里(圣卡埃塔诺)、胡安卢(奥萨苏纳)、华金(2500万欧元,瓦伦西亚)、奥利维拉(1500万欧元,AC米兰)

引入:何塞-恩里克(300万欧元,签约5年,瓦伦西亚)、尼哈特(自由加盟,签约5年,皇家社会)、皮雷(自由加盟、签约2年,阿森纳)、卡尼(800万欧元,签约5年,萨拉戈萨)、索莫扎(400万欧元,签约5年,萨斯菲尔德)、富恩特斯(250万欧元,阿特拉斯)、西甘(不详,阿森纳)

离队:瓜伊雷(合同到期,塞尔塔,签约3年)、罗格(阿贾克斯)、卡列哈(待定)、冯特(合同到期,奥萨苏纳,签约3年)、罗格-加西亚(不详、阿贾克斯)、巴列霍(租借1年,维尔瓦)、阿尔佐(租借1年,维尔瓦)、卡佐拉(不详,签约4年,维尔瓦)、卡列哈(不详,签约2年,马拉加)、巴伦西亚(租借1年、维冈竞技)、阿尔卡塔拉(未透露、拉科)、索林(300万欧元,汉堡)

引入:辛克尔(400万欧元,签约4年,斯图加特),杜达(自由加盟,签约4年,马拉加)、鲍尔森(自由加盟,签约3年,沙尔克04)、科比尼奥(自由加盟,签约3年,皇马B队)、贝纳格里奥(100万欧元,签约年限不详,国民队)、切万顿(890万欧元、签约5年,摩纳哥)

离队:安东尼托(未透露,签约3年,穆尔西亚)、萨维奥拉(租借期满,离队,巴塞罗那)、豪尔迪(未透露,签约3年,马洛卡)、戴维-普列托(租借1年、赫雷斯)、达尼-巴普蒂斯塔(解约、签约4年,维尔瓦)、加拉多(租借1年,穆尔西亚)、马库库拉(租借1年、塔拉哥纳)、霍尔诺斯(未透露、比埃维斯塔)

引进:胡安-弗兰(贝西克塔斯)、达历桑德罗(80万欧元,沃尔夫斯堡)、塞尔吉奥(塞尔塔)、艾马尔(1020万欧元,瓦伦西亚)、皮克(租借,曼联)、迪奥戈(租借,皇马)

转出:卡皮(穆尔西亚)、皮蒂(海格利斯)、卡尼(1100万欧元,比利亚雷亚尔)、萨维奥(自由离队,弗拉门戈)、巴尔布埃纳(阿尔巴塞特)、托莱多(凯森体育)、阿尔瓦罗(莱万特)、格内里洛(塔拉戈纳)、科罗纳(阿尔梅里亚)

引入:克里斯蒂安(自由加盟,签约4年,巴萨B队)、里基(400万欧元,签约5年,赫塔菲)、巴勃罗-阿尔瓦雷斯(自由加盟,签约3年,希洪竞技)、胡安-罗德里格斯(自由加盟、签约5年,马拉加)、洛波(自由加盟,签约5年,西班牙人)、波迪波(200万欧元,签约5年,阿尔维斯)、埃斯托亚诺夫(租借1年,瓦伦西亚)、罗德里(免费,签约4年,巴萨B队)、阿比罗阿(130万欧元、签约5年,皇马B队)、巴拉甘(250万欧元,签约5年,利物浦)、阿瓦特(未透露,签约4年,桑坦德)、托马斯(未透露,桑坦德)、阿尔卡塔拉(未透露、比利亚雷亚尔)、菲利佩(未透露,皇马B队)

离队:塞萨尔(合同到期,莱万特,签约2年)、罗梅罗(合同到期,贝蒂斯,签约1年)、卡里尔(租借,维辛达里奥)、西斯科(租借,维辛达里奥)、达尼-马洛(自由离队,布拉加)、埃克托(未透露、马洛卡)、维克多(未透露、帕纳辛奈科斯)、穆尼蒂斯、莫莫、鲁本(桑坦德)

引入:阿尔宾(300万欧元,签约不详,乌拉圭民族队)、科尔蒂斯(未透露,签约4年,马洛卡)、卡斯奎罗(不详,桑坦德)、孔特拉(租借1年,马德里竞技)、莫拉尔(租借1年,马德里竞技)、索萨(50万欧元,巴拉多利德)、阿莱克西斯(300万欧元,签约3年,马拉加)、纳琼(30万欧元,签约3年,马拉加)、阿邦丹谢利(150万欧元,签约3年,博卡青年)、里切特(110万欧元,阿根廷拉普拉塔)

离队:纳诺(不详,卡迪斯)、里瓦斯(300万欧元,皇家社会,签约5年)、里基(400万欧元,赫塔菲,签约5年)、佩尼亚(400万欧元,马德里竞技,签约4年)、加维兰(租借到期,瓦伦西亚)、克拉维约努(退役)、马特伦(离队,塔拉哥纳)、卡拉塔约德(租借到期,马拉加)、库比洛(不详,拉约)、米基(租借,简恩)、哈拉(不详,弗拉门戈)

引进:哈维-马丁内斯(600万欧元,奥萨苏纳)、加比隆多(皇家社会)、阿莱克斯-加西亚(桑坦德B队)、萨里吉(90万欧元,阿拉维斯)

转出:塔兰蒂诺(努曼西亚)、菲利佩(努曼西亚)、卡兰卡(科罗拉多)、格雷罗(退役)、拉克鲁斯(西班牙人)、阿斯克拉(阿尔巴塞特)、古铁雷斯(卡斯迪隆)、波尔达斯(奥斯皮塔莱特)、埃斯卡隆纳(洛哥尼斯)

引进:里瓦斯(300万欧元,赫塔菲)、赫拉多(马拉加)、费利西奥(60万欧元,雷里亚)、华尼托(40万欧元,阿拉维斯)、布拉沃(80万欧元,科洛科洛)

转出:加比隆多(毕尔巴鄂)、尼哈特(比利亚雷亚尔)、马克-冈萨雷斯(利物浦)、德保拉(卡迪斯)、阿尔贝托(巴拉多利德)、巴克罗(阿尔巴塞特)、波里斯(努曼西亚)、拉里亚(阿尔梅里亚)、苏萨埃塔(萨拉曼卡)、奥斯克兹(埃巴)、西马恩(埃巴)

引进:科尔萨(自由加盟,马竞)、路易斯-费尔南德斯(自由加盟,贝蒂斯)、克里斯蒂安-阿尔瓦雷斯(特内里费)、穆尼蒂斯(自由加盟,拉科)、莫莫(租借,拉科)、鲁本(租借,拉科)、卡拉塔约德(马拉加)、巴尔博亚(租借,皇马B队)、鲁本(租借,皇马B队)、日基奇(450万欧元,贝尔格莱德红星)

转出:卡斯奎罗(赫塔菲)、塞萨尔(阿拉维斯)、达米亚(巴萨,租借回归)、皮内拉(哈茨)、巴伦西亚(退役)、W-达尔马(蒙斯)、特雷维(埃巴)、萨姆埃尔(里斯本竞技)、阿诺特(拉科)、托马斯(拉科)、霍纳桑-巴雷(马拉加)、马科斯(卡斯特伦)、S-达尔马(波尔多)

引进:德胡(马赛)、加斯帕(阿尔梅里亚)、尼诺(150万欧元,埃尔切)、罗伯特(50万欧元,本菲卡)、塞萨尔(拉科)、阿尔瓦罗(萨拉戈萨)、米勇泽(200万欧元,比兰伦斯)、托马西(自由加盟,罗马)、卡波(自由加盟,尤文图斯)、泽马利亚(自由加盟,

国际米兰)、波尔森(30万欧元,阿斯顿维拉)、莫里纳(自由加盟,拉科)、

转出:塞巴洛斯(穆尔西亚城)、哈维-罗德里格斯(洛卡)、库莱布拉斯(特内里费)、孔戈(竞技队)、桑德罗(马拉加)、赫苏勒(马拉加)、伦巴抵(待定)

引入:豪尔赫(租借2年,马德里竞技)、瓜伊雷(自由加盟,签约3年,比利亚雷亚尔)、勒奎伊(租借1年+优先购买权,拉齐奥)、乔治-卢卡斯(50万欧元,签约4年,格雷米奥)、内内(350万欧元,签约4年,阿拉维斯)、塔马斯(租借1年+优先购买权,莫斯科斯巴达)、巴勃罗-加西亚(租借,皇家马德里)

离队:塞尔吉奥-费尔南德斯(离队,签约3年,萨拉戈萨)、胡安-桑切斯(退役)、吉奥瓦内拉(禁赛2年)、门德斯(不详、圣洛伦佐)、波宗(不详、维尔瓦)、莫拉尔(不详、阿拉维斯)、马里克(不详、拉斯帕尔马斯)、比拉(不详、萨拉曼卡)、德-索萨(不祥,萨拉曼卡)

引进:马克西-洛佩斯(租借,巴萨)、巴雷拉(贝蒂斯)、约尔迪-洛佩斯(150万欧元,塞维利亚)、多拉多(里斯本竞技)、埃克托(拉科)、扬科维奇(250万欧元,埃斯特拉达)、伊巴加萨(自由加盟,马竞)

转出:科尔蒂斯(赫塔菲)、坎帕诺(塔拉戈纳)、大久保嘉人(大阪樱花)、图西奥(河床)、博尔哈(皇马,租借回归)、波腾扎(佛罗伦萨)、马歇尔(布拉加)、约尔迪(赫雷斯)、法里诺斯(海格利斯)、多尼(都灵)、拉菲塔(穆尔西亚城)

引进:莫哈(30万欧元,奥萨苏纳)、拉克鲁斯(自由加盟,毕尔巴鄂)、鲁菲特(自由加盟,瓦伦西亚)、霍纳塔斯(200万欧元,弗拉门戈队长)、贝拉斯科(自由加盟,马竞)、佩科索托(未透露,波尔图)

转出:胡安弗兰(租借回归,皇马)、洛波(拉科)、霍夫雷(穆尔西亚)、波切蒂诺(退役)、多米(奥林匹亚科斯)、波塞(待定)、鲁波斯蒂(埃及多)、米基(赫塔菲)

引进:卡佐拉(150万欧元,比利亚雷亚尔)、巴列霍(比利亚雷亚尔)、阿尔佐(比利亚雷亚尔)、莫亚、巴斯克斯(特内里费)、波佐(塞尔塔)、达尼-保蒂斯塔(塞维利亚)、马里奥-阿尔瓦雷斯(巴萨)、庞戈勒(租借,利物浦)

转出:马特奥(阿拉维斯)、比戈尼亚(洛卡)、卡萨斯(埃尔切)、巴奎罗(拉约)、贝尼特斯(海格利斯)、杰里梅斯(穆尔西亚城)、拉蒙(穆尔西亚)

引进:比扎利(巴拉多利德)、胡安(竞技队)、明戈(阿尔巴塞特)、坎帕诺(马洛卡)、马特伦(赫塔菲)、格内雷罗(萨拉戈萨)、波尔蒂略(租借,皇马)、马库库拉(租借,塞维利亚)、孔塞雷斯(南特)、吉尔(70万欧元,克鲁塞罗)

转出:科迪纳(埃巴)、纳诺(巴萨B队)、迭戈-雷耶斯(卡尔多巴)、迭戈-托雷斯(拉约)、大卫-梅迪纳(费罗尔)、波洛(努曼西亚)、阿方索、阿莱士-佩雷斯、米盖尔-佩雷斯(待定)

引入:内科南(自由加盟,签约2年,阿联酋沙迦)、冯特(自由加盟,签约3年,比利亚雷亚尔)、索尔达多(租借1年,皇家马德里)、齐甘达(主教练,签约1年)、胡安-鲁(租借1年,贝蒂斯)

离队:哈维-马丁内斯(600万欧元,签约6年,毕尔巴鄂)、阿吉雷(离职,马德里竞技)、莫哈(30万欧元,签约2年,西班牙人)、莫雷诺(租借1年,努曼西亚)、马赛罗-索萨(租借期满,马德里竞技)、克拉维沃(未透露,特内里费)

1-迪亚拉(皇马,2600万欧元);2-华金(瓦伦西亚,2500万欧元);3-阿圭罗(马德里竞技,2300万欧元);4-埃莫森(皇马,1600万欧元);5-范尼(皇马,1500万欧元);6-赞布罗塔(巴塞罗那,1400万欧元);7-古德约汉森(巴塞罗那,1200万欧元);8-卡尼(比利亚雷亚尔,1100万欧元);9-索比斯(贝蒂斯,1050万欧元);10-艾马儿(萨拉戈萨,1020万欧元)

7.29 马塞利尼奥 特拉布宗体育 柏林赫塔 250万欧元 永久转会 前卫

7.01 帕尔多 斯图加特 墨西哥城美洲队 100万欧元 永久转会 前卫

6.28 格伦夏尔 哥本哈根FC 斯图加特 100万欧元 永久转会 前卫

6.19 博阿基耶 沃尔夫斯堡 比勒菲尔德 120万欧元 永久转会 前锋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yabo69-世界杯意大利队队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upass4sure.com/,乌迪内斯

后卫:巴尔扎利(沃尔夫斯堡),卡纳瓦罗(皇马),卡塞蒂(罗马),多塞纳(利物浦),莱罗塔列(尤文图斯),赞布罗塔(AC米兰),格罗索(里昂),甘贝里尼(佛罗伦萨)

中场:阿奎拉尼(罗马),卡莫拉内西(尤文图斯),德罗西(罗马),帕隆博(桑普多利亚),皮尔洛(AC米兰),加图索(AC米兰)

前锋:皮耶罗(尤文图斯),迪纳塔莱(乌迪内斯),吉拉迪诺(佛罗伦萨),亚昆塔(尤文图斯),托尼(拜仁慕尼黑)

后卫:巴尔扎利(沃尔夫斯堡),卡纳瓦罗(皇马),卡塞蒂(罗马),多塞纳(利物浦),莱罗塔列(尤文图斯),赞布罗塔(AC米兰)

中场:阿奎拉尼(罗马),卡莫拉内西(尤文图斯),德罗西(罗马),诺切里诺(巴勒莫),帕隆博(桑普多利亚),皮尔洛(AC米兰)

前锋:皮耶罗(尤文图斯),迪纳塔莱(乌迪内斯),吉拉迪诺(佛罗伦萨),亚昆塔(尤文图斯),托尼(拜仁慕尼黑)

433:布冯/赞布罗塔、卡纳瓦罗(c)、莱罗塔列、多塞纳/皮尔洛(46 帕隆博)、德罗西、阿奎拉尼/卡莫拉内西、托尼(70 亚昆塔)、迪纳塔莱(56 皮耶罗)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后卫:巴尔扎利(沃尔夫斯堡),卡纳瓦罗(皇马),卡塞蒂(罗马),多塞纳(利物浦),莱罗塔列(尤文图斯),赞布罗塔(AC米兰),格罗索(里昂),甘贝里尼(佛罗伦萨)

中场:阿奎拉尼(罗马),卡莫拉内西(尤文图斯),德罗西(罗马),帕隆博(桑普多利亚),皮尔洛(AC米兰),加图索(AC米兰)

前锋:皮耶罗(尤文图斯),迪纳塔莱(乌迪内斯),吉拉迪诺(佛罗伦萨),亚昆塔(尤文图斯),托尼(拜仁慕尼黑)

yabo2018app-意甲:帕尔马4战3败乌迪内斯有望反弹

帕尔马作为上赛季意甲的升班马,那时候尽管跌跌撞撞,但最终还是完成了保级任务,本赛季帕尔马的整体实力有了一定进步,如今已经有能力在意甲站稳阵脚,球队不仅成功排名第8跻身上游地带,还有机会冲击欧战区域。值得注意的是,帕尔马与强队之间还是存在较大的差距,近期他们就连续败在罗马和尤文脚下,此前甚至0-5惨败于亚特兰大,直接暴露出球队在防守端的效率仍不算出色,有待进一步提高。乌迪内斯近期同样遭遇失利打击,近两场比赛他们也是不幸遇上班霸尤文以及反弹中的米兰,最终无奈吃了一波两连败,尤其是和米兰的比赛,两度扳平最终被绝杀,让他们早前的3连胜就此终结,这暴露出乌鸡和传统强队之间的差距所在。不过乌迪内斯依然是一支中下游球队,如此结果也是情理之中。乌迪内斯本赛季较为依赖主场觅食,目前10个客场输掉7场,仅仅在莱切和热那亚等保级球队身上偷得分数。

两支球队在过去有过多次交手,整体上看双方有来有往互有胜负,本赛季首回合帕尔马曾经在客场受让0.25的情况下3-1战胜过乌迪内斯,如今手握主场之利的情况下,理应会拥有更大优势,但值得注意的是,外界仅仅开出帕尔马主让0.25,后市指数超高,对主胜的信心并不是很大,双方都处于连败低迷的背景下,乌迪内斯不败可期,两队言和的可能性并不小。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upass4sure.com/,乌迪内斯

yabovip2021-文森佐·亚昆塔的俱乐部生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upass4sure.com/,乌迪内斯

亚昆塔的职业生涯开始于雷焦洛,早年曾效力过帕多瓦和桑格罗堡。曾代表帕多瓦队在1997-98赛季出场过13场意大利乙级联赛,有3粒进球。1998-99赛季代表卡斯特尔.迪.桑罗队参加了25场意大利丙级(C1/B)联赛,进球同为3个。2000-01赛季转会加盟乌迪内斯队。在上个赛季有着非常突出的表现,也继承了乌迪内斯这些年每个赛季都有意甲联赛耀眼前锋的传统。亚昆塔曾入选过意大利国青队,是个不错的中锋,优秀的冲击力常常可以打破场上僵局。

亚昆塔在2000年加盟乌迪内斯,在代表乌迪内斯出战的7个赛季里,他在187场比赛攻入64球。

在乌迪内斯是轰炸机型强力中锋,能力均衡,能抢点、做球、带球,在意大利国家队也可以客串第二前锋,曾经在欧冠小组赛对阵希腊劲旅帕纳辛奈科斯时上演帽子戏法,这也是他的欧冠处子秀。

和尤文图斯高贵的“老妇人气质”毫不沾边,这也是意大利媒体用“野狼”形容亚昆塔的原因。已经28岁的亚昆塔加盟尤文图斯,一个顶峰,已经丝毫没有退路。亚昆塔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尤文图斯是我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机会,现在我在这个非常成熟的年龄来到这里,我不能犯任何错误,我等待了这么久,就是在等尤文图斯这样的球队……”

1979年11月21日,亚昆塔出生在小城克洛托内。童年的足球生涯和许多同龄人没有区别,在足球学校踢过很多位置,也包括门将(他的身高确实不错,身体也很强壮)。17岁到了签约年龄,就去了业余队雷吉奥洛,表现算是不错,被乙级的帕多瓦看上。租借去帕多瓦一年,亚昆塔成了当时小有名气的年轻球星,也入选了意大利青年队。在丙1联赛球队血堡打拼两年后,亚昆塔终于等来了亮相意甲的机会。不过亚昆塔得以在2000年夏天加盟乌迪内斯,完全是因为他属于菲奥雷转会的一个添头。好在善于培养年轻球员的乌迪内斯还是对亚昆塔寄予了不小期望,他的处子战也踢得很精彩,4比2大胜布雷西亚的比赛中梅开二度,不过随后整个赛季也再无发挥。2001-02赛季,亚昆塔继续担任穆奇甚至是和他同期转会来的年轻前锋平齐的替补。直到2002-03赛季,索萨和迪米凯莱都转会离开(因为他们不希望做新转会来的扬克尔的替补),亚昆塔则在板凳上继续忍耐。但亚昆塔赛季中突然爆发,26场比赛打进7球,被挤走的成了德国坦克扬克尔。

“我的成功都要归功于主教练斯帕莱蒂,”亚昆塔谦虚地表示“他教会了我很多个人技术和战术,尤其是如何对敌手的空当进行攻击,他帮助我成为全面的前锋。”亚昆塔逐渐成为乌迪内斯的主力,斯帕莱蒂的4231阵型也越来越完美,这套单前锋阵型一直沿袭到今天的罗马。2003-04赛季和2004-05赛季,亚昆塔的进球数都达到了两位数,还帮助乌迪内斯历史性地打进了冠军联赛。2005年3月3日,亚昆塔第一次代表意大利国家队出场比赛,里皮当时可没有想到最终会将这个平民前锋带到德国。

亚昆塔迅猛的上升势头也受到了合同问题的影响。首先是斯帕莱蒂和乌迪内斯闹翻,解约去了罗马,斯帕莱蒂想带走亚昆塔,恐惧的乌迪内斯立刻强迫亚昆塔续约。当时亚昆塔的合同到2007年,可年薪只有区区50万欧元。亚昆塔希望得到更优厚的合同,或者是转会。亚昆塔和俱乐部从此进入冷战时期。虽然首场冠军联赛(对帕纳辛奈科斯)中就上演帽子戏法,但因为无法和俱乐部就合同问题达成一致,亚昆塔提出了转会要求。乌迪内斯的反应很直接,冷藏亚昆塔,甚至冠军联赛和对尤文图斯的联赛这样的比赛都不招他进大名单。

2005-06赛季之后就是世界杯,亚昆塔知道这样的冷战对自己相当不利,而没有亚昆塔,乌迪内斯也遭遇了一周3连败,经过一段时间的冷静,亚昆塔同意续约到2010年,至于年薪,乌迪内斯方面没有透露(俱乐部规定的年薪上限是50万欧元,当然50万是解决不了亚昆塔的合同问题的)。2005-06赛季,亚昆塔正常发挥,也用稳定的表现赢得了里皮的信任,当然更重要的是维耶里的受伤以及卢卡雷利的落选,亚昆塔成为世界杯前意大利队锋线最后一个名额的幸运获得者。

亚昆塔的位置甚至比因扎吉更靠前,不过里皮欣赏的是亚昆塔可以踢多个位置的能力。亚昆塔自己也承认,“实际上我是传统意义上的中锋,但在国家队,里皮认为我的速度可以打边锋,于是更多地安排我在右路活动。”在对加纳的

首场比赛中,亚昆塔获得了替补上场的机会,并且再次非常有运气地从库福尔脚下断下皮球单刀破门。这是亚昆塔国家队的首粒进球,暂时也是唯一一个。亚昆塔的世界杯之旅绝对是“不虚彼行”,决赛中他替补佩罗塔上场,出色的奔跑和抢截能力让里皮将他列为第一替补。有了世界杯的成功,亚昆塔的转会机会来了,不过由于最大的买家尤文图斯和AC米兰都在电话门中受到影响,亚昆塔只得在乌迪内斯又留了一年。不过尤文图斯一回到甲级,第一件事就是将亚昆塔买过去。“从小我心目中的球队就是AC米兰,但尤文图斯是我最现实的梦。”亚昆塔解释了自己选择尤文图斯的原因,“很多年前的一场友谊赛后,拉涅利就去过更衣室和我握手,对我表达祝福,现在跟随这样一位信任我的教练难道不是最合适的选择吗?”

亚昆塔这样的球员恐怕也是尤文图斯重返甲级后最合适的,首先为了留下队内几位知名球星,俱乐部在工资上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亚昆塔工资也就200万,是非常实惠的选择。而且亚昆塔在性格上很低调,对位置的竞争从不发表不利于球队的言论,当皮耶罗和特雷泽盖依然活跃在主力位置上时,需要亚昆塔这种能在板凳上坐得住的替补。更重要的一点,拉涅利强烈希望得到亚昆塔是因为战术的多样性,就像亚昆塔自己说的,“我相信自己可以在战术上为球队做出很大贡献”,拉涅利不会只用442或4312一套阵型,他也在不停研究和实验三前锋的打法,特雷泽盖中锋,皮耶罗和亚昆塔一左一右。拉涅利在热身赛中也实验过三前锋,可惜效果不是太好,一方面是亚昆塔和全队的磨合问题,另一方面是中场攻守失衡,当然这些问题需要时间去消解,亚昆塔的存在给了尤文更多的选择机会,而尤文图斯也是亚昆塔能否成为世界级球星的最后机会。“去年大大小小的比赛,我进了14个球,今年我的目标是15球,我渴望进步。最重要的一点,布冯这个我最害怕的门将现在站在我的身后……”

2007年,亚昆塔加盟尤文图斯,不过他在和皮耶罗、特雷泽盖、马特里等人的竞争中并不占优优势。2011-12赛季孔蒂接过尤文教鞭,亚昆塔更是一分钟都没有出场,2012年1月被租借切塞纳,出场7次打入1个点球,切塞纳也最终降级。

亚昆塔返回尤文后还是得不到重用,2013年6月和斑马军团合同到期,他为斑马军团出场109次打进40球。亚昆塔最近一年一直在寻找下家,但始终没有合适球队,最终无奈的选择退役。

yabo2000-超3倍大冷达6场 第161期足彩头奖空开滚存1096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upass4sure.com/,莱切

北京时间11月26日,胜负彩第19161期开奖结果揭晓。本期14场头奖空开,1096万滚存至今晚停售的第19162期足彩,二等开出22注21.3万元,任九头奖285注46575元。本期14场投注总额24,480,134元,任九投注总额20,740,480元。

意甲方面,罗马3-0完胜布雷西,维罗纳1-0小胜佛罗伦萨,拉齐奥2-1客胜萨索洛,桑普多利亚2-1乌迪内斯,莱切在25日晚间重赛与卡利亚里2-2握手言和。

西甲赛场,比利亚雷亚尔主场1-3不敌塞尔塔爆4.5倍冷门,埃瓦尔0-2不敌阿拉维斯造4.46倍冷门,毕尔巴鄂竞技和塞维利亚顺利在客场取得胜利。法甲赛场,波尔多2-1战胜摩纳哥,圣埃蒂安0-0战平蒙彼利埃。本期胜负彩3倍以上高赔打出6场。

yabovip2014-有谁知道《莱切斯特手稿》的内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upass4sure.com/,莱切

达·芬奇生前留下大批未经整理的用左手反写的手稿,难于解读。只有到十七世纪中叶,才有学者整理小部分达·芬奇手稿。达·芬奇的主要手稿丢失了二百多年,直到1817年才重见天日,但已被严重毁坏。 达·芬奇手稿长达7000多页,现存约5000多页。至今仍在影响科学研究,他就是一位现代世界的预言家,而他的手稿页被称为一部15世纪科学技术的真正百科全书。

目前该手稿的主人为世界首富比尔·盖茨,网上也有部分该手稿的内容,相信都不全面。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摘要:“中国近代在翻译和引进西方学术的过程中,对其基本概念或术语往往采取译词重于借词的方法,从而引发中西学术思想转换中的”名实之辨“。中西哲学之间的学术转译、通约和交流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比较哲学研究的过程,但今人往往以渗透着西方中心主义情结的黑格尔哲学标准来剪裁中国哲学,故引发”中国有无哲学“之争。争论中国有无”哲学“之”名“并无意义,关键在于中国有无philosophy之”实“。纵观西方近代哲学史,黑格尔之哲学定义既使在当时的欧洲也仅是一家之言,尤其在黑格尔之后迄今近二百年间,欧洲的两大主要哲学思潮即实证主义(科学主义)和非理性主义都是沿着反黑格尔主义或曰”拒斥形而上学“的向度发展。鉴于科学主义的价值缺失,在”重建形而上学“的诉求中黑格尔的幽灵再现。未来的哲学将是”人类形而上学“或曰文化哲学的崛起,从传统形而上学到”拒斥形而上学“再到”人类形而上学“,这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发展过程。

近代西学东渐,中国的思想文化和学术界涌现了一批外来名词。如果这些名词所反映的对象中国本来没有,完全是从西方传来的,一般不会引起争议。如果指称中国固有的事物,争歧往往不断,并常常困绕我们。这里,我们首先遇到的是一个逻辑困境,按照中国的术语,是一个“名实”关系问题。也就是说,这些西来的“名”,究竟能否正确地反映中国的“实”?

逻辑问题应从逻辑上解决。中国先秦就有“名实之辨”,孔子提出了“正名”,主张“名”要正确地反映“实”,即荀子所说的“名闻而实喻”,从而达到“名定而实辨”。荀子还极力地反对“以名乱实”、“以名乱名”和“以实乱名”的现象。中国古人之所以十分重视“正名”问题,因为“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名实淆乱成为一种不祥的社会征兆。足见名实之辨并非只是一个逻辑和哲学问题,它透露出一种社会、文化乃至政治上的深刻危机。

欧洲中世纪有“唯名论”与“实在论”的对峙,争辩的焦点也是个别与一般的关系问题,即“名”与“实”孰先孰后的问题。“实在论”主张一般高于个别,即概念(名)是真实的存在。而“唯名论”坚持认为“一般”只不过是个 “名”,而个别才是“实”,即真实的存在。在欧洲哲学史上,从毕达哥拉斯、柏拉图到近代的黑格尔,都是与“实在论”息息相通的,他们把“名”(概念)看成第一性和决定性的,“实”只是“名”的派生;而另一部分哲学家从亚里士多德起就把“实”看成第一性的,“名”依“实”而存——“个别先于一般”。所以列宁把亚里士多德与柏拉图师徒二人的争论看成是“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斗争”。这里,逻辑问题转换成了一个纯粹思辨哲学的问题。欧洲的“名实之辨”在本质上不仅反映了在哲学基本问题上的两军对垒,而且一再使欧洲哲学争讼陷入二难困境,它从思想深处映射着社会文化领域中的客观悖论。

近代中国出现的一些“名实之辨”,往往是跟中西文化碰撞中对西方一些名词的汉译解读直接相关。如,“中国宗教是不是宗教”、“中国哲学是不是哲学”等问题的提出,其根本症结就在于用“宗教”(religion)和“哲学”(philosophy)这两个本于西方的“名”来指称中国的“实”。荀子说“约定俗成”谓之“名”,一个名词能否通行,有时并不仅仅取决于它能否正确反映事物的本质属性,还取决于经验和习成。以“实”定“名”和以“名”指“实”是概念与实体之间的一种基本关系,从逻辑学上说,概念如不能正确地反映客观对象的本质属性,那就是一个虚假概念。然而,在不同的文化系统乃至同一文化系统中,不同的“实”可能有不同的“名”,说穿了,“名”只是“实”的一种符号表征而已。归根到底,“名”是次要的,“实”的自身状况才是关键所在。如在高等动物和原始人的脑际中,最初的概念通常是以客体图形的表象映现出来的,所以恩格斯曾指出形式逻辑的思维在动物那里就已经存在了。但对于文明人类来说,“实”的存在,不仅可以高度抽象为一种用作记忆、交流和识别的符号,而且在不同文化系统之间,还要完成话语转换过程中的符号转化。因此,只有第一性的“实”才能提供一个最起码的重新识别和鉴定的客观依据与标尺。在转换过程中,因参照系取舍不当,也会造成认知上的某种困境。有鉴于此,我们在翻译近代西方词汇时,一般采用“译词”和“借词”并用的方法。

就“实”而论,它必然是具体的,人有我有,就可以从意义上翻译其“名”,这叫译词。所谓译词,即不同语言系统中在意义上能够通约和通释的词汇。例如,书桌,人有我有,英国人叫desk,中国人叫书桌,这样,“书桌”就是对desk的一个对应的汉语译词。再如,dance,人有我有,我们就可译成“舞蹈”。但ballet这种舞台艺术,却是人有我无,就只能音译,称作“芭蕾”,此谓借词。所谓借词,即整体借取、整体移植的外来词汇。诸如迪士科、沙发、沙龙等等,皆属借词。在缺少可比性前提下使用译词遇到困难或准确度欠佳的时候,借词往往更能准确地反映实体的本来面目。

另有某些“实”,人有我也有,虽然彼此仍具有大致相同的本质属性,但却打上了深厚的不同民族和文化的烙印,差异性明显,音译不利于消化和吸收,通常也可用意译。但由于缺少现成的能准确表达实意的译词,需要摹实取名,创出新的词汇;或是加上限定词,以标明特性。例如,中国有面条,意大利也有面条,从本质上来说,都是面条,但在形态和吃法上却明显不同,所以,我们在翻译意大利的noodle时,并不是简单地用 “面条”一词了之,而是用“空心粉”或“意大利面条”来反映其本质属性。西方人在翻译中国的一些名词时也是如此。如西方本来没有茶,他们最初接触到中国茶时,只有借用tea音称谓茶,tea即“茶”的中国方言发音,对于西方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借词。再如,京剧是一种以唱为主的舞台艺术形式,跟意大利的歌剧在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所以,西方人在翻译京剧一词时就用了Beijing Opera,即“北京的歌剧”,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个译词,以此来区别意大利歌剧。这种例子不胜枚举,它反映了尽管地分东西,人有黄白,不同的人类文化之间总是具有通约性、通释性和可以转换、可以理解的可交流性。

中西方之间,如果只关注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性,极易自我设限。当然,差异是客观存在的,“人有我无”的窘境时有发生,这些都完全可以通过借鉴、沟通、学习而达到理解与分享。今人往往拘泥于西方标准理解中国文化,这种情况不仅可以发生在哲学身上,也可以推演到其它学科身上。如果按照学科的西方之“实”来审视中国之“名”,我们不可避免地会跌入“名”、“实”淆乱的困惑之中。只注意中西文化之间的相异性并刻意夸大这种相异性,或只抓住中西之间的个性或具体性而忽略其共性或普遍性,就会出现庄子所说那种情形:“自其异者视之,肝胆楚越也;自其同者视之,万物皆一也。”[1](P145)惟有我们走出这种否认客观标准的相对主义的泥淖,我们才能把握中西文化通约的主轴。

中西哲学之间的学术转译、通约和交流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比较哲学研究的过程。一般来说,“人有我有”就得比较,从比较中找到双方的共性作为共同的标准,应避免在价值判断上以一方剪裁另一方。比较研究的目的是取长补短,促进交流,共同发展。因此,对于“人有我无”东西,要么舍弃,要么“拿来”。近代中西文化碰撞中“人有我无”的宝贵东西实在太多了,中国人唯有奉行“拿来主义”,才能助我所长,为我所用——不管是器物、思想、理论,还是某种学科。但是,所有“拿来”的东西都有一个根据中国具体情况而加以融通的再造过程,即外来文化的中国化过程。外来文化的中国化,始终存在着一个合理性的问题,却从来没有一个“合法性”的问题,因为判断一个学科能否成立的标准,最终还是依学理和客观需要而定,而不是依先定之“法”和人为预设而定。说一个学科的存在是否具有“合理性”则可,说是否具有“合法性”则不可——那是误用了“合法性”这一术语。

如果按照西方的标准来审视中国,我们不仅完全可以说“中国没有哲学”,我们还可说“中国没有绘画”、“中国没有音乐”……譬如音乐,中国是五音打谱,西方是七音,多了两个半音,很不一样,最初遇到这种情况的西方人都感到不可思议。没有半音能否称得上音乐?但谁又能否认三千年前中国就有了music?“高山流水”之古琴曲,一度还成为地球人类的代表性声音被美国人播送到了太空去寻找人类的外星伙伴呢!因此,在翻译music这一西词时,并不能因为中国没有半音无奈地用上一个借词“纽斯科”,而注定要用一个译词——“音乐”。当我们每提到“音乐”时,自然会想到东西方的各种音乐,而当我们提到个别民族的音乐时,自然要说到 “中国音乐”或“西方音乐”。谈到“中国音乐”,又不能因中国音乐不合西方标准,而否认它是music.

一个文化势位高的民族,在翻译外来语言时必然译词多于借词。相反,则是借词多于译词。如果在文化势位上以畸低对畸高,处于一种极不对称、极不平衡的地位,在强势文化和语言霸权面前,本民族的语言就有可能处于丢失、灭绝或者最终被外来语言吞噬的危险。此种情况的出现便意味着这个民族尽管形式上还存在着,但事实上已经消亡了。所幸的是,中国文化是一个有着五千年传承的高势位文化,历史上在与境内外各民族的文化交流中,多是用译词解读外来文明,并通过这种意译的方法,吸收外来文化的精华,并把它转化为自己文化中的有机部分。如中世纪对佛教文化的吸收和近代对西方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的吸收,既反映了我们文化底蕴的深厚又反映了我们的文化具有海纳百川的博大胸襟。

然而,由于民族、文化和历史的客观差异性,近代在对西方语言的翻译、尤其对某些西方学科、学派或专用名词的翻译中,有时确实难以找到准确的汉语表达式,故引发了不少困惑和悖论。由于我们今天使用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学科名词多属译词,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些译“名”能否准确地反映中西各自的“实”?上个世纪,冯友兰先生曾就“中国有没有科学”的问题发表过看法,其结论是:中国没有科学。不过,这里的科学仅指西方近代自然科学,或西方近代实验科学。而李约瑟和爱因斯坦这些西方名流也相继提出了“为什么近代自然科学没有在中国出现”的问题,爱因斯坦给出的回答是中国文化缺少欧洲近代的实证方法和形式逻辑的思维方式。李约瑟对此不以为然,他把这一问题留给了后人,因此被称为“李约瑟难题”。“中国有没有哲学”跟“中国有没有科学”一样,也是一个沉寂了几十年的老话题。旧话重提,虽无新意,但仍能吸引不少人的眼球。应该承认,这个问题的内在原因复杂,甚至深刻,因为它透露了哲学作为一门学科在当今社会的价值危机,尽管这种危机的深层原因并不在于“名”、“实”之辨,也不在于中西之异,但要清算这一问题,则并非易事。

有论者反复强调,中国本来无“哲学”之名,只是日本人西周氏在19世纪末从中国儒家经典中组合了一个“哲”字和一个“学”字,再用来翻译philosophy,从此中国才有了所谓的“哲学”。论者又指出:Philosophy的希腊词根是“爱智学”,中国传统只有经、史、子、集,无“爱智”之说,至1914年北京大学设立哲学门(后改为哲学系),中国始有“哲学”学科。可是,“爱智”是人类的文明教化和对智慧的普遍追求,这是所有的古老文明共同的诉求,孔子办教育的目的即在于此,孔学不仅“爱智”,也有关于“智”的反思,所谓“仁义礼智信”之五常,智居其一。如果“爱智”是philosophy的基本内核,那么,philosophy就不应该专属希腊,谁能说中国古代哲学不是一种“智者之思”呢?

或说,仅仅“爱智”还不是哲学,哲学的核心是本体论,而“中国没有本体论”。那么,孔子的“仁”、老子的“道”、《易经》的“太极”、朱熹的“理”是不是本体?围绕着这种“本体”的“体用之辨”和“穷理之道”,不是本体论又是什么呢?老子的“道为天下母”,魏晋玄学的“以无为本”、“以无为体”,宋儒的“无极而太极”,是否体现着一种没有“逻各斯”的“逻各斯中心主义”?

这里,我们有必要弄清什么叫“逻各斯”。在汉语中,“逻各斯”是一个借字(音译),源出于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的logos.“逻各斯”的意思主要有三层,即规律、本体和本源。实际上,在中国哲学中,相当于“逻各斯”的范畴就是“道”,儒、释、道三家都讲“道”,宋明理学也讲“道”,中国哲学之“道”主要也是指规律、本体和本源三义。虽然中国哲学中没有希腊的“逻各斯中心主义”,事实上存在着中国的“道中心主义”。中国学者最初在翻译logos时没有使用译词“道”,然而当年法国汉学雷缪萨就曾用“逻各斯”(logos)翻译中国哲学中的“道”,黑格尔认为这种译法“是很不明确的”[2](P126)由于希伯来思想的浸入,希腊原初的“逻各斯”秉赋了宗教的意蕴,成为一种宇宙精神、宇宙理性或“圣子”,与“奴斯”(nous)相当,这是“逻各斯”比“道”显得较为复杂的一面。但如果我们细究老庄之道、宋尹之道和秦汉后的道教之“道”,“道”的宗教意味也是显而易见的。当然,中国的“道”常常也被解释为 “物”,这正是黑格尔所极力贬斥的。

所谓“形而上学”(metaphysics),乃是“本体论”和“逻格斯中心主义”的另一种表述方式,意指研究器物形体之上或之后的终极本体的学问。《易经》上写道:“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道”就是形而上的超验本体,器是形而下的经验物体,中国人几千年前就有了“形而上”和“形而下”的超验与经验二元世界区分的思想。中国人不仅区分了二元世界,而且有二元对立统一的思想以及 “一与多”的思想,如《易经》中的“一阴一阳之谓道”和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表述。

争论中国有无“哲学”之“名”并无意义,关键在于中国有无philosophy之“实”,这才是问题的核心。人们只知道日本人西周氏在1837年首创“哲学”一词翻译中国传统的儒、释、道的“义理之学”,而不知早在数百年前,西方人便认定中国的“义理之学”就是西方的philosophy!如,16世纪进入中国的杰出的基督教学者利玛窦就把孔子的道德学说译成philosophy,并指出:“中国哲学家中最有名的叫做孔子。这位博学的伟大人物诞生于基督纪元前五百五十年,享年七十余岁,他既以著作和授徒也以自己的身教来激励他的人民追求道德。”[3](P31)另一位传教士葡萄牙人曾德昭在其1638年完成的《大中国志》一书中也提到了《易经》和孔子,及其“自然哲学”与“道德哲学”。[4](P59-60)20年后,著名的意大利传教士马尔蒂尼(卫匡国)在欧洲出版了汉学名著《中国上古史》,在这本书中,他认为“易学”原理跟毕达哥拉斯学派相同,都是把“数”看成宇宙的本体,所以,“易学”就是philosophy. [5](P11)17世纪,柏应理写了一本对欧洲思想界产生深远影响的书,即《中国哲学家孔子》,笛卡尔学派的马勒伯朗士撰写了一篇《一位基督教哲学家与一位中国哲学家的对话》,他们都使用了philosophy来指称中国的“易学”和朱熹“理学”。至于伏尔泰、莱布尼茨等人更是对中国的 philosophy赞不绝口,莱布尼茨说:“在中国,在某种意义上,有一个极其令人赞佩的道德,再加上有一个哲学学说,或者有一个自然神论,因其古老而受到尊敬。这种哲学学说或自然神论是从约三千年以来建立起来的,并且富有权威,远在希腊人的哲学很久很久以前。”[6](P133)可见,早在16世纪,西方人就“发现”了中国哲学,这早于日本人西周氏把philosophy翻译为“哲学”近三百年。无论是16世纪的利玛窦把中国的“易学”翻译成 philosophy,还是19世纪的西周把philosophy翻译成“哲学”,都说明在中国的确存在着philosophy这一基本事实。 philosophy在两个文化系统中不可能完全等同,必然表现出个性化的差异,但就其一般的本质属性来说则没有什么不同。为了避免“惑于以名而乱实”或 “惑于以实而乱名”,今人在讨论哲学史上的问题时,必须标以“中国哲学”和“希腊哲学”以示区别。

有必要提请大家注意的一个现象是:每当有人出来说“中国没有哲学”时,总要抬出黑格尔。足见黑格尔的影子——或者说黑格尔的幽灵一直在中国哲学界上空徘徊——跟它同在的就是挥之不去的“西方中心主义”。可是,黑格尔从来没有说过“中国没有哲学”这句话。相反,他认为中国有一种自己的哲学。《哲学史讲演录》第一卷第一部分《东方哲学》的第一节的标题就是“中国哲学”,中国哲学跟印度哲学、希腊哲学并称为古代的三大哲学系统。的确,黑格尔蔑视东方哲学,认为“真正的哲学是自西方开始的”,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他对东方哲学缺乏深知。他写《哲学史讲演录》本来也是想把“东方哲学”排除在其对哲学史的考察的视野之外的,只是由于“新近有了一些材料”,才对中国哲学和印度哲学“附带说几句”。他认为孔子算不上是一个“思辨哲学家”,在他那里只“是一种道德哲学”(实际上袭用了利玛窦的说法),说“为了保持孔子的名声,假使他的书从来不曾有过翻译,那倒是更好的事。”[2](P120)然而,他没有否认“道德哲学”也是哲学。黑格尔更没有说《易经》、《老子》和朱熹“理学”不是哲学。在《历史哲学》中,黑格尔明确肯定了中国哲学,他写道:“……中国人也有一种哲学,它的初步的原理渊源极古,因为《易经》——那部‘命书’——讲到‘生’和‘灭’。在这本书里,可以看到纯粹抽象的一元和二元的概念;所以中国哲学似乎和毕达哥拉斯一样,从相同的基本观念出发。中国人承认的基本原则是理性——叫做‘道’。”[7](P141)显然,黑格尔承认了中国有一个和希腊哲学一样的“理性”哲学体系。黑格尔的这种观点,正是当年传教士最初把“易学”翻译成philosophy的学理依据。当然,黑格尔认为中国哲学概念缺少“规定性”,或者说缺少确定性,甚至说中国哲学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排除这些西方主义的偏见之外,我们发现黑格尔不得不承认中国有哲学这一事实。

同时,黑格尔认为并非一切思想都是哲学,如宗教、法律、艺术与科学等,虽然跟哲学有着密切的联系,但每一哲学范畴应该有自己的确定性。在他反复论述了这些问题之后,他指出人类思想应有三方面的内容,“第一方面为人们一般算作科学知识的材料;这乃是理智思维的开端。第二部门为神话与宗教;这两者对于哲学的关系常常表现为敌对的,在希腊如此,在基督教时代亦如此。第三部门为抽象理智的哲学,即理智的形而上学。”[2](P58)

黑格尔在考察世界上各种哲学体系时,无法掩饰其浓厚的“西方中心主义”情结。他以希腊哲学的传人自居,说:“一提到希腊这个名字,在有教养的欧洲人心中,尤其在我们德国人心中,自然会引起一种家园之感。”[2](P157)事实上,曾经在西欧历史上被称为“野蛮人”的日耳曼人只是晚到十世纪以后才进入欧洲历史的视野,希腊时代,尚无德国民族。但黑格尔出于情感上的需要,自然会以“希腊标准”裁判一切。恩格斯、丹皮尔、罗素等人在提到希腊哲学从公元三世纪到十世纪湮埋了数百年后重新被发现的这段史实时,无不对阿拉伯人在哲学上的卓越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然而黑格尔却说:“关于阿拉伯哲学,我们可以这样说:他们的哲学并不构成哲学发展中的一个有特性的阶段;他们没有把哲学的原理推进一步。”[8](P255)然而事实上在希腊哲学尤其在亚里士多德的著作中,楔进了不少阿拉伯人转述的思想,如亚氏的《论灵魂》,更像是注释者阿维罗伊自己的著作;丹皮尔甚至认为,古希腊的哲学本来就发源于东方,并且极有可能受印度哲学的影响,中东民族,尤其是阿拉伯民族,一直是勾通东西方的桥梁;罗素说,没有阿拉伯人就没有希腊哲学的重新发现,没有像阿维罗维这些杰出的阿拉伯学者向西方介绍亚里士多德的学说,就没有欧洲的文艺复兴。难以设想,在天主教一统天下的罗马帝国,连一些贵族子弟都大字不识一个,欧洲人何以知晓“形而上学”?

遗撼的是,“黑格尔标准”和“西方中心主义”仍然是一些人最常用的裁判一切的尺度。

黑格尔的幽灵并没有阻挡住19至20世纪以来哲学王国领域的多元化拓展和哲学定义的多样化趋势。Philosophy在今天的西方早已不只是停留在“爱智学”的层面或向度上了,它的多次危机促使其在内涵与外延两方面屡获突破,“爱智”的初衷一如孩提时代一抹淡淡的梦痕仅残留在哲学发展的轨迹上。我们无法历数现在世界上到底有多少哲学的定义(罗素说过:“有多少哲学家就有多少哲学。”)我们要说,把哲学仅仅定格为“爱智学”的原始含义,早已是很不合时宜的了。

德里达曾在一次用餐时说“中国没有哲学”,[9](P139)这句非正式场合下的话语以后在正式的学术场合下被中国学者热烈转述,一时被炒地纷纷扬扬。孰不知德里达实际上是一位奋力反对“逻各斯中心主义”和提出要“解构形而上学”的人,然而其审视何为哲学的先在前提却是黑格尔的形而上学定义,“哲学”和“形而上学”在德里达的视野中并非是褒扬的对象。他说,“解构不是哲学”而只是一种“思想”,“解构”的目的在于“超越哲学思考”。[9](P82)无疑,德里达拒绝那种恪守传统形而上学的标准审视自己的思想,如果这样,他宁可承认自己的学术体系只是一种思想,而不是哲学。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把德里达称为“哲学家”、还要把他的“解构主义”思想视为当代西方重要的哲学流派呢?可见,人们在“判学”时早已把“黑格尔标准”置之度外了!

即使在黑格尔的时代,欧洲人在界定“什么是哲学”时也不以黑格尔的标准为标准。黑格尔本人就抱怨说,“哲学”这一名词在英国虽然受到尊重,但英国人的哲学定义未免太宽泛了,“英国人并称物理学的仪器,如风雨表和寒暑表,为哲学的仪器。又如许多理论,特别是关于道德或伦理学的理论,一些从人心的情感或经验得来的理论也称为哲学,最后关于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和原则亦被称为哲学。”“在英国有一个为汤姆生编的《哲学杂志》讨论到化学、农业(肥料)、农业经济、技术知识,有点像‘黑尔谟布施特杂志’。”[2](59)我不能断定黑格尔所说的这家《哲学杂志》是否就是英国皇家科学院主办的《哲学学报》(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哈佛大学图书馆存有从1623年至1966年左右的该杂志的电子藏本,如果浏览一下17至19世纪的一些文章和目录,发现它确实象黑格尔所说得那样,简直就是一部科技百科全书。我还惊奇地从这本标明“哲学学报”的杂志中发现了17世纪英国人对中国天文学的介绍,满怀兴致地欣赏了 17世纪欧洲人绘制的中国图画,从中看到了明清时代中国的宝塔、桥梁和房舍。这本杂志到了19世纪和20世纪,完全变成一本纯粹的科技杂志了,但它仍名曰《哲学学报》。由此而知,对哲学的界定即使在西方也不是铁板一块的“黑格尔标准”,至少在英国人那里,哲学是一个包容性较大或等同于“科学”的概念。

事实上,“爱智学”在公元三世纪就已经中断了。罗马帝国没有人能读懂希腊文,希腊哲学辗转成为东罗马土地上的珍贵遗产,直到十字军远征时西方人才惊奇地发现了这些“古董”,于是才有拜阿拉伯人为师的“东方主义”思潮的形成,也才有了经院哲学和“文艺复兴”。当然,中世纪还有柏拉图思想的残存,但它只是通过与希伯来精神相结合镶嵌在“教父哲学”中的一块“希腊化石”,这种哲学不是“爱智”,而是“爱神”或“爱上帝”。真正复兴了希腊理性哲学、让哲学试图摆脱神学婢女地位而完成“我思故我在”的欧洲第一位哲学家是笛卡尔,所以,真正的欧洲哲学史应该从笛卡尔学派写起。如孔德便把欧洲的历史分为“神学时代”→“哲学时代”→“科学时代”,“哲学时代”是笛卡尔以后的时代,“科学时代”自18和19世纪始,在这两个时代之前,只有“神学时代”。遥远的古希腊——欧洲人的记忆中本来并没有它的位置,在欧洲历史中,“发现希腊”与“发现东方”是一回事。

即使在笛卡尔时代,对于希腊的形而上学本体论也不全是一种认同的态度,拒斥形而上学的思潮与欧洲进入哲学时代同期而至。如笛卡尔学派的重要代表培尔不仅公开怀疑上帝的存在,而且从根本上怀疑形而上学的思辨方法,马克思说他“使17世纪的形而上学和一切形而上学在理论上威信扫地”[10](P162)。在“哲学时代”,欧洲各重要的哲学家几乎都没有拘泥于形而上学原旨或“逻各斯”原主义,这最终导致了休谟、康德的怀疑论对形而上学的反叛,康德还把“道德的形而上学”提到了哲学本体论的地位,从而发动了一场哲学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摘要:“中国近代在翻译和引进西方学术的过程中,对其基本概念或术语往往采取译词重于借词的方法,从而引发中西学术思想转换中的”名实之辨“。中西哲学之间的学术转译、通约和交流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比较哲学研究的过程,但今人往往以渗透着西方中心主义情结的黑格尔哲学标准来剪裁中国哲学,故引发”中国有无哲学“之争。争论中国有无”哲学“之”名“并无意义,关键在于中国有无philosophy之”实“。纵观西方近代哲学史,黑格尔之哲学定义既使在当时的欧洲也仅是一家之言,尤其在黑格尔之后迄今近二百年间,欧洲的两大主要哲学思潮即实证主义(科学主义)和非理性主义都是沿着反黑格尔主义或曰”拒斥形而上学“的向度发展。鉴于科学主义的价值缺失,在”重建形而上学“的诉求中黑格尔的幽灵再现。未来的哲学将是”人类形而上学“或曰文化哲学的崛起,从传统形而上学到”拒斥形而上学“再到”人类形而上学“,这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发展过程。

近代西学东渐,中国的思想文化和学术界涌现了一批外来名词。如果这些名词所反映的对象中国本来没有,完全是从西方传来的,一般不会引起争议。如果指称中国固有的事物,争歧往往不断,并常常困绕我们。这里,我们首先遇到的是一个逻辑困境,按照中国的术语,是一个“名实”关系问题。也就是说,这些西来的“名”,究竟能否正确地反映中国的“实”?

逻辑问题应从逻辑上解决。中国先秦就有“名实之辨”,孔子提出了“正名”,主张“名”要正确地反映“实”,即荀子所说的“名闻而实喻”,从而达到“名定而实辨”。荀子还极力地反对“以名乱实”、“以名乱名”和“以实乱名”的现象。中国古人之所以十分重视“正名”问题,因为“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名实淆乱成为一种不祥的社会征兆。足见名实之辨并非只是一个逻辑和哲学问题,它透露出一种社会、文化乃至政治上的深刻危机。

欧洲中世纪有“唯名论”与“实在论”的对峙,争辩的焦点也是个别与一般的关系问题,即“名”与“实”孰先孰后的问题。“实在论”主张一般高于个别,即概念(名)是真实的存在。而“唯名论”坚持认为“一般”只不过是个 “名”,而个别才是“实”,即真实的存在。在欧洲哲学史上,从毕达哥拉斯、柏拉图到近代的黑格尔,都是与“实在论”息息相通的,他们把“名”(概念)看成第一性和决定性的,“实”只是“名”的派生;而另一部分哲学家从亚里士多德起就把“实”看成第一性的,“名”依“实”而存——“个别先于一般”。所以列宁把亚里士多德与柏拉图师徒二人的争论看成是“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斗争”。这里,逻辑问题转换成了一个纯粹思辨哲学的问题。欧洲的“名实之辨”在本质上不仅反映了在哲学基本问题上的两军对垒,而且一再使欧洲哲学争讼陷入二难困境,它从思想深处映射着社会文化领域中的客观悖论。

近代中国出现的一些“名实之辨”,往往是跟中西文化碰撞中对西方一些名词的汉译解读直接相关。如,“中国宗教是不是宗教”、“中国哲学是不是哲学”等问题的提出,其根本症结就在于用“宗教”(religion)和“哲学”(philosophy)这两个本于西方的“名”来指称中国的“实”。荀子说“约定俗成”谓之“名”,一个名词能否通行,有时并不仅仅取决于它能否正确反映事物的本质属性,还取决于经验和习成。以“实”定“名”和以“名”指“实”是概念与实体之间的一种基本关系,从逻辑学上说,概念如不能正确地反映客观对象的本质属性,那就是一个虚假概念。然而,在不同的文化系统乃至同一文化系统中,不同的“实”可能有不同的“名”,说穿了,“名”只是“实”的一种符号表征而已。归根到底,“名”是次要的,“实”的自身状况才是关键所在。如在高等动物和原始人的脑际中,最初的概念通常是以客体图形的表象映现出来的,所以恩格斯曾指出形式逻辑的思维在动物那里就已经存在了。但对于文明人类来说,“实”的存在,不仅可以高度抽象为一种用作记忆、交流和识别的符号,而且在不同文化系统之间,还要完成话语转换过程中的符号转化。因此,只有第一性的“实”才能提供一个最起码的重新识别和鉴定的客观依据与标尺。在转换过程中,因参照系取舍不当,也会造成认知上的某种困境。有鉴于此,我们在翻译近代西方词汇时,一般采用“译词”和“借词”并用的方法。

就“实”而论,它必然是具体的,人有我有,就可以从意义上翻译其“名”,这叫译词。所谓译词,即不同语言系统中在意义上能够通约和通释的词汇。例如,书桌,人有我有,英国人叫desk,中国人叫书桌,这样,“书桌”就是对desk的一个对应的汉语译词。再如,dance,人有我有,我们就可译成“舞蹈”。但ballet这种舞台艺术,却是人有我无,就只能音译,称作“芭蕾”,此谓借词。所谓借词,即整体借取、整体移植的外来词汇。诸如迪士科、沙发、沙龙等等,皆属借词。在缺少可比性前提下使用译词遇到困难或准确度欠佳的时候,借词往往更能准确地反映实体的本来面目。

另有某些“实”,人有我也有,虽然彼此仍具有大致相同的本质属性,但却打上了深厚的不同民族和文化的烙印,差异性明显,音译不利于消化和吸收,通常也可用意译。但由于缺少现成的能准确表达实意的译词,需要摹实取名,创出新的词汇;或是加上限定词,以标明特性。例如,中国有面条,意大利也有面条,从本质上来说,都是面条,但在形态和吃法上却明显不同,所以,我们在翻译意大利的noodle时,并不是简单地用 “面条”一词了之,而是用“空心粉”或“意大利面条”来反映其本质属性。西方人在翻译中国的一些名词时也是如此。如西方本来没有茶,他们最初接触到中国茶时,只有借用tea音称谓茶,tea即“茶”的中国方言发音,对于西方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借词。再如,京剧是一种以唱为主的舞台艺术形式,跟意大利的歌剧在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所以,西方人在翻译京剧一词时就用了Beijing Opera,即“北京的歌剧”,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个译词,以此来区别意大利歌剧。这种例子不胜枚举,它反映了尽管地分东西,人有黄白,不同的人类文化之间总是具有通约性、通释性和可以转换、可以理解的可交流性。

中西方之间,如果只关注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性,极易自我设限。当然,差异是客观存在的,“人有我无”的窘境时有发生,这些都完全可以通过借鉴、沟通、学习而达到理解与分享。今人往往拘泥于西方标准理解中国文化,这种情况不仅可以发生在哲学身上,也可以推演到其它学科身上。如果按照学科的西方之“实”来审视中国之“名”,我们不可避免地会跌入“名”、“实”淆乱的困惑之中。只注意中西文化之间的相异性并刻意夸大这种相异性,或只抓住中西之间的个性或具体性而忽略其共性或普遍性,就会出现庄子所说那种情形:“自其异者视之,肝胆楚越也;自其同者视之,万物皆一也。”[1](P145)惟有我们走出这种否认客观标准的相对主义的泥淖,我们才能把握中西文化通约的主轴。

中西哲学之间的学术转译、通约和交流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比较哲学研究的过程。一般来说,“人有我有”就得比较,从比较中找到双方的共性作为共同的标准,应避免在价值判断上以一方剪裁另一方。比较研究的目的是取长补短,促进交流,共同发展。因此,对于“人有我无”东西,要么舍弃,要么“拿来”。近代中西文化碰撞中“人有我无”的宝贵东西实在太多了,中国人唯有奉行“拿来主义”,才能助我所长,为我所用——不管是器物、思想、理论,还是某种学科。但是,所有“拿来”的东西都有一个根据中国具体情况而加以融通的再造过程,即外来文化的中国化过程。外来文化的中国化,始终存在着一个合理性的问题,却从来没有一个“合法性”的问题,因为判断一个学科能否成立的标准,最终还是依学理和客观需要而定,而不是依先定之“法”和人为预设而定。说一个学科的存在是否具有“合理性”则可,说是否具有“合法性”则不可——那是误用了“合法性”这一术语。

如果按照西方的标准来审视中国,我们不仅完全可以说“中国没有哲学”,我们还可说“中国没有绘画”、“中国没有音乐”……譬如音乐,中国是五音打谱,西方是七音,多了两个半音,很不一样,最初遇到这种情况的西方人都感到不可思议。没有半音能否称得上音乐?但谁又能否认三千年前中国就有了music?“高山流水”之古琴曲,一度还成为地球人类的代表性声音被美国人播送到了太空去寻找人类的外星伙伴呢!因此,在翻译music这一西词时,并不能因为中国没有半音无奈地用上一个借词“纽斯科”,而注定要用一个译词——“音乐”。当我们每提到“音乐”时,自然会想到东西方的各种音乐,而当我们提到个别民族的音乐时,自然要说到 “中国音乐”或“西方音乐”。谈到“中国音乐”,又不能因中国音乐不合西方标准,而否认它是music.

一个文化势位高的民族,在翻译外来语言时必然译词多于借词。相反,则是借词多于译词。如果在文化势位上以畸低对畸高,处于一种极不对称、极不平衡的地位,在强势文化和语言霸权面前,本民族的语言就有可能处于丢失、灭绝或者最终被外来语言吞噬的危险。此种情况的出现便意味着这个民族尽管形式上还存在着,但事实上已经消亡了。所幸的是,中国文化是一个有着五千年传承的高势位文化,历史上在与境内外各民族的文化交流中,多是用译词解读外来文明,并通过这种意译的方法,吸收外来文化的精华,并把它转化为自己文化中的有机部分。如中世纪对佛教文化的吸收和近代对西方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的吸收,既反映了我们文化底蕴的深厚又反映了我们的文化具有海纳百川的博大胸襟。

然而,由于民族、文化和历史的客观差异性,近代在对西方语言的翻译、尤其对某些西方学科、学派或专用名词的翻译中,有时确实难以找到准确的汉语表达式,故引发了不少困惑和悖论。由于我们今天使用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学科名词多属译词,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些译“名”能否准确地反映中西各自的“实”?上个世纪,冯友兰先生曾就“中国有没有科学”的问题发表过看法,其结论是:中国没有科学。不过,这里的科学仅指西方近代自然科学,或西方近代实验科学。而李约瑟和爱因斯坦这些西方名流也相继提出了“为什么近代自然科学没有在中国出现”的问题,爱因斯坦给出的回答是中国文化缺少欧洲近代的实证方法和形式逻辑的思维方式。李约瑟对此不以为然,他把这一问题留给了后人,因此被称为“李约瑟难题”。“中国有没有哲学”跟“中国有没有科学”一样,也是一个沉寂了几十年的老话题。旧话重提,虽无新意,但仍能吸引不少人的眼球。应该承认,这个问题的内在原因复杂,甚至深刻,因为它透露了哲学作为一门学科在当今社会的价值危机,尽管这种危机的深层原因并不在于“名”、“实”之辨,也不在于中西之异,但要清算这一问题,则并非易事。

有论者反复强调,中国本来无“哲学”之名,只是日本人西周氏在19世纪末从中国儒家经典中组合了一个“哲”字和一个“学”字,再用来翻译philosophy,从此中国才有了所谓的“哲学”。论者又指出:Philosophy的希腊词根是“爱智学”,中国传统只有经、史、子、集,无“爱智”之说,至1914年北京大学设立哲学门(后改为哲学系),中国始有“哲学”学科。可是,“爱智”是人类的文明教化和对智慧的普遍追求,这是所有的古老文明共同的诉求,孔子办教育的目的即在于此,孔学不仅“爱智”,也有关于“智”的反思,所谓“仁义礼智信”之五常,智居其一。如果“爱智”是philosophy的基本内核,那么,philosophy就不应该专属希腊,谁能说中国古代哲学不是一种“智者之思”呢?

或说,仅仅“爱智”还不是哲学,哲学的核心是本体论,而“中国没有本体论”。那么,孔子的“仁”、老子的“道”、《易经》的“太极”、朱熹的“理”是不是本体?围绕着这种“本体”的“体用之辨”和“穷理之道”,不是本体论又是什么呢?老子的“道为天下母”,魏晋玄学的“以无为本”、“以无为体”,宋儒的“无极而太极”,是否体现着一种没有“逻各斯”的“逻各斯中心主义”?

这里,我们有必要弄清什么叫“逻各斯”。在汉语中,“逻各斯”是一个借字(音译),源出于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的logos.“逻各斯”的意思主要有三层,即规律、本体和本源。实际上,在中国哲学中,相当于“逻各斯”的范畴就是“道”,儒、释、道三家都讲“道”,宋明理学也讲“道”,中国哲学之“道”主要也是指规律、本体和本源三义。虽然中国哲学中没有希腊的“逻各斯中心主义”,事实上存在着中国的“道中心主义”。中国学者最初在翻译logos时没有使用译词“道”,然而当年法国汉学雷缪萨就曾用“逻各斯”(logos)翻译中国哲学中的“道”,黑格尔认为这种译法“是很不明确的”[2](P126)由于希伯来思想的浸入,希腊原初的“逻各斯”秉赋了宗教的意蕴,成为一种宇宙精神、宇宙理性或“圣子”,与“奴斯”(nous)相当,这是“逻各斯”比“道”显得较为复杂的一面。但如果我们细究老庄之道、宋尹之道和秦汉后的道教之“道”,“道”的宗教意味也是显而易见的。当然,中国的“道”常常也被解释为 “物”,这正是黑格尔所极力贬斥的。

所谓“形而上学”(metaphysics),乃是“本体论”和“逻格斯中心主义”的另一种表述方式,意指研究器物形体之上或之后的终极本体的学问。《易经》上写道:“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道”就是形而上的超验本体,器是形而下的经验物体,中国人几千年前就有了“形而上”和“形而下”的超验与经验二元世界区分的思想。中国人不仅区分了二元世界,而且有二元对立统一的思想以及 “一与多”的思想,如《易经》中的“一阴一阳之谓道”和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表述。

争论中国有无“哲学”之“名”并无意义,关键在于中国有无philosophy之“实”,这才是问题的核心。人们只知道日本人西周氏在1837年首创“哲学”一词翻译中国传统的儒、释、道的“义理之学”,而不知早在数百年前,西方人便认定中国的“义理之学”就是西方的philosophy!如,16世纪进入中国的杰出的基督教学者利玛窦就把孔子的道德学说译成philosophy,并指出:“中国哲学家中最有名的叫做孔子。这位博学的伟大人物诞生于基督纪元前五百五十年,享年七十余岁,他既以著作和授徒也以自己的身教来激励他的人民追求道德。”[3](P31)另一位传教士葡萄牙人曾德昭在其1638年完成的《大中国志》一书中也提到了《易经》和孔子,及其“自然哲学”与“道德哲学”。[4](P59-60)20年后,著名的意大利传教士马尔蒂尼(卫匡国)在欧洲出版了汉学名著《中国上古史》,在这本书中,他认为“易学”原理跟毕达哥拉斯学派相同,都是把“数”看成宇宙的本体,所以,“易学”就是philosophy. [5](P11)17世纪,柏应理写了一本对欧洲思想界产生深远影响的书,即《中国哲学家孔子》,笛卡尔学派的马勒伯朗士撰写了一篇《一位基督教哲学家与一位中国哲学家的对话》,他们都使用了philosophy来指称中国的“易学”和朱熹“理学”。至于伏尔泰、莱布尼茨等人更是对中国的 philosophy赞不绝口,莱布尼茨说:“在中国,在某种意义上,有一个极其令人赞佩的道德,再加上有一个哲学学说,或者有一个自然神论,因其古老而受到尊敬。这种哲学学说或自然神论是从约三千年以来建立起来的,并且富有权威,远在希腊人的哲学很久很久以前。”[6](P133)可见,早在16世纪,西方人就“发现”了中国哲学,这早于日本人西周氏把philosophy翻译为“哲学”近三百年。无论是16世纪的利玛窦把中国的“易学”翻译成 philosophy,还是19世纪的西周把philosophy翻译成“哲学”,都说明在中国的确存在着philosophy这一基本事实。 philosophy在两个文化系统中不可能完全等同,必然表现出个性化的差异,但就其一般的本质属性来说则没有什么不同。为了避免“惑于以名而乱实”或 “惑于以实而乱名”,今人在讨论哲学史上的问题时,必须标以“中国哲学”和“希腊哲学”以示区别。

有必要提请大家注意的一个现象是:每当有人出来说“中国没有哲学”时,总要抬出黑格尔。足见黑格尔的影子——或者说黑格尔的幽灵一直在中国哲学界上空徘徊——跟它同在的就是挥之不去的“西方中心主义”。可是,黑格尔从来没有说过“中国没有哲学”这句话。相反,他认为中国有一种自己的哲学。《哲学史讲演录》第一卷第一部分《东方哲学》的第一节的标题就是“中国哲学”,中国哲学跟印度哲学、希腊哲学并称为古代的三大哲学系统。的确,黑格尔蔑视东方哲学,认为“真正的哲学是自西方开始的”,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他对东方哲学缺乏深知。他写《哲学史讲演录》本来也是想把“东方哲学”排除在其对哲学史的考察的视野之外的,只是由于“新近有了一些材料”,才对中国哲学和印度哲学“附带说几句”。他认为孔子算不上是一个“思辨哲学家”,在他那里只“是一种道德哲学”(实际上袭用了利玛窦的说法),说“为了保持孔子的名声,假使他的书从来不曾有过翻译,那倒是更好的事。”[2](P120)然而,他没有否认“道德哲学”也是哲学。黑格尔更没有说《易经》、《老子》和朱熹“理学”不是哲学。在《历史哲学》中,黑格尔明确肯定了中国哲学,他写道:“……中国人也有一种哲学,它的初步的原理渊源极古,因为《易经》——那部‘命书’——讲到‘生’和‘灭’。在这本书里,可以看到纯粹抽象的一元和二元的概念;所以中国哲学似乎和毕达哥拉斯一样,从相同的基本观念出发。中国人承认的基本原则是理性——叫做‘道’。”[7](P141)显然,黑格尔承认了中国有一个和希腊哲学一样的“理性”哲学体系。黑格尔的这种观点,正是当年传教士最初把“易学”翻译成philosophy的学理依据。当然,黑格尔认为中国哲学概念缺少“规定性”,或者说缺少确定性,甚至说中国哲学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排除这些西方主义的偏见之外,我们发现黑格尔不得不承认中国有哲学这一事实。

同时,黑格尔认为并非一切思想都是哲学,如宗教、法律、艺术与科学等,虽然跟哲学有着密切的联系,但每一哲学范畴应该有自己的确定性。在他反复论述了这些问题之后,他指出人类思想应有三方面的内容,“第一方面为人们一般算作科学知识的材料;这乃是理智思维的开端。第二部门为神话与宗教;这两者对于哲学的关系常常表现为敌对的,在希腊如此,在基督教时代亦如此。第三部门为抽象理智的哲学,即理智的形而上学。”[2](P58)

黑格尔在考察世界上各种哲学体系时,无法掩饰其浓厚的“西方中心主义”情结。他以希腊哲学的传人自居,说:“一提到希腊这个名字,在有教养的欧洲人心中,尤其在我们德国人心中,自然会引起一种家园之感。”[2](P157)事实上,曾经在西欧历史上被称为“野蛮人”的日耳曼人只是晚到十世纪以后才进入欧洲历史的视野,希腊时代,尚无德国民族。但黑格尔出于情感上的需要,自然会以“希腊标准”裁判一切。恩格斯、丹皮尔、罗素等人在提到希腊哲学从公元三世纪到十世纪湮埋了数百年后重新被发现的这段史实时,无不对阿拉伯人在哲学上的卓越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然而黑格尔却说:“关于阿拉伯哲学,我们可以这样说:他们的哲学并不构成哲学发展中的一个有特性的阶段;他们没有把哲学的原理推进一步。”[8](P255)然而事实上在希腊哲学尤其在亚里士多德的著作中,楔进了不少阿拉伯人转述的思想,如亚氏的《论灵魂》,更像是注释者阿维罗伊自己的著作;丹皮尔甚至认为,古希腊的哲学本来就发源于东方,并且极有可能受印度哲学的影响,中东民族,尤其是阿拉伯民族,一直是勾通东西方的桥梁;罗素说,没有阿拉伯人就没有希腊哲学的重新发现,没有像阿维罗维这些杰出的阿拉伯学者向西方介绍亚里士多德的学说,就没有欧洲的文艺复兴。难以设想,在天主教一统天下的罗马帝国,连一些贵族子弟都大字不识一个,欧洲人何以知晓“形而上学”?

遗撼的是,“黑格尔标准”和“西方中心主义”仍然是一些人最常用的裁判一切的尺度。

黑格尔的幽灵并没有阻挡住19至20世纪以来哲学王国领域的多元化拓展和哲学定义的多样化趋势。Philosophy在今天的西方早已不只是停留在“爱智学”的层面或向度上了,它的多次危机促使其在内涵与外延两方面屡获突破,“爱智”的初衷一如孩提时代一抹淡淡的梦痕仅残留在哲学发展的轨迹上。我们无法历数现在世界上到底有多少哲学的定义(罗素说过:“有多少哲学家就有多少哲学。”)我们要说,把哲学仅仅定格为“爱智学”的原始含义,早已是很不合时宜的了。

德里达曾在一次用餐时说“中国没有哲学”,[9](P139)这句非正式场合下的话语以后在正式的学术场合下被中国学者热烈转述,一时被炒地纷纷扬扬。孰不知德里达实际上是一位奋力反对“逻各斯中心主义”和提出要“解构形而上学”的人,然而其审视何为哲学的先在前提却是黑格尔的形而上学定义,“哲学”和“形而上学”在德里达的视野中并非是褒扬的对象。他说,“解构不是哲学”而只是一种“思想”,“解构”的目的在于“超越哲学思考”。[9](P82)无疑,德里达拒绝那种恪守传统形而上学的标准审视自己的思想,如果这样,他宁可承认自己的学术体系只是一种思想,而不是哲学。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把德里达称为“哲学家”、还要把他的“解构主义”思想视为当代西方重要的哲学流派呢?可见,人们在“判学”时早已把“黑格尔标准”置之度外了!

即使在黑格尔的时代,欧洲人在界定“什么是哲学”时也不以黑格尔的标准为标准。黑格尔本人就抱怨说,“哲学”这一名词在英国虽然受到尊重,但英国人的哲学定义未免太宽泛了,“英国人并称物理学的仪器,如风雨表和寒暑表,为哲学的仪器。又如许多理论,特别是关于道德或伦理学的理论,一些从人心的情感或经验得来的理论也称为哲学,最后关于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和原则亦被称为哲学。”“在英国有一个为汤姆生编的《哲学杂志》讨论到化学、农业(肥料)、农业经济、技术知识,有点像‘黑尔谟布施特杂志’。”[2](59)我不能断定黑格尔所说的这家《哲学杂志》是否就是英国皇家科学院主办的《哲学学报》(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哈佛大学图书馆存有从1623年至1966年左右的该杂志的电子藏本,如果浏览一下17至19世纪的一些文章和目录,发现它确实象黑格尔所说得那样,简直就是一部科技百科全书。我还惊奇地从这本标明“哲学学报”的杂志中发现了17世纪英国人对中国天文学的介绍,满怀兴致地欣赏了 17世纪欧洲人绘制的中国图画,从中看到了明清时代中国的宝塔、桥梁和房舍。这本杂志到了19世纪和20世纪,完全变成一本纯粹的科技杂志了,但它仍名曰《哲学学报》。由此而知,对哲学的界定即使在西方也不是铁板一块的“黑格尔标准”,至少在英国人那里,哲学是一个包容性较大或等同于“科学”的概念。

事实上,“爱智学”在公元三世纪就已经中断了。罗马帝国没有人能读懂希腊文,希腊哲学辗转成为东罗马土地上的珍贵遗产,直到十字军远征时西方人才惊奇地发现了这些“古董”,于是才有拜阿拉伯人为师的“东方主义”思潮的形成,也才有了经院哲学和“文艺复兴”。当然,中世纪还有柏拉图思想的残存,但它只是通过与希伯来精神相结合镶嵌在“教父哲学”中的一块“希腊化石”,这种哲学不是“爱智”,而是“爱神”或“爱上帝”。真正复兴了希腊理性哲学、让哲学试图摆脱神学婢女地位而完成“我思故我在”的欧洲第一位哲学家是笛卡尔,所以,真正的欧洲哲学史应该从笛卡尔学派写起。如孔德便把欧洲的历史分为“神学时代”→“哲学时代”→“科学时代”,“哲学时代”是笛卡尔以后的时代,“科学时代”自18和19世纪始,在这两个时代之前,只有“神学时代”。遥远的古希腊——欧洲人的记忆中本来并没有它的位置,在欧洲历史中,“发现希腊”与“发现东方”是一回事。

即使在笛卡尔时代,对于希腊的形而上学本体论也不全是一种认同的态度,拒斥形而上学的思潮与欧洲进入哲学时代同期而至。如笛卡尔学派的重要代表培尔不仅公开怀疑上帝的存在,而且从根本上怀疑形而上学的思辨方法,马克思说他“使17世纪的形而上学和一切形而上学在理论上威信扫地”[10](P162)。在“哲学时代”,欧洲各重要的哲学家几乎都没有拘泥于形而上学原旨或“逻各斯”原主义,这最终导致了休谟、康德的怀疑论对形而上学的反叛,康德还把“道德的形而上学”提到了哲学本体论的地位,从而发动了一场哲学